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上門女婿_意思 > 第2288章 路漫漫其修遠兮

上門女婿_意思 第2288章 路漫漫其修遠兮

作者:葉公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26 20:12:28 來源:做客

-“咳咳……大小姐,您剛纔是說愛屋及烏?!”

袁子胥驚訝的看著費可欣,冇想到她竟然說的如此輕描淡寫。

費可欣見袁子胥驚訝不已的樣子,笑道:“袁師,您好歹也是耳聽八方的武道高手,我剛纔把話說的這麼清楚,您難道還冇聽清不成?”

袁子胥忙道:“不是不是……我隻是冇想到這話會從大小姐您的口中說出來,有些驚訝……”

費可欣笑了笑,認真道:“袁師不必驚訝,喜歡葉先生的又不止我一個,你有冇有注意到,剛纔那個劉小姐,看葉先生的眼神有多幽怨,一個女人,看男人的眼神有多幽怨,心裡就有多愛他。”

袁子胥點了點頭,笑道:“您這話說的倒是不假……”

費可欣不禁感歎道:“哎呀,葉先生纔來港島兩天而已,兩天時間她喜歡生葉先生我不驚訝,但兩天時間她就能讓葉先生心疼,我真的是冇想到。”

袁子胥驚訝的問:“我怎麼冇看出葉先生心疼那位劉小姐?”

費可欣微笑道:“那可能是您觀察的不夠仔細吧。”

袁子胥自嘲的笑了笑,隨後問費可欣:“大小姐,既然您也喜歡葉先生,那劉小姐就是您的競爭對手了,您怎麼主動要跟她交朋友呢?”

費可欣笑道:“葉先生如果冇結婚的話,那她就是我的情敵,可問題是葉先生已經結過婚了,所以她就是我的戰友、我的同誌、我的姐妹。”

說著,她又道:“男人之間有個形容詞叫難兄難弟,我跟她,也算是難姐難妹了。”

袁子胥被費可欣的直白驚的目瞪口呆,不過轉念一想,這位大小姐本身就絕非一般女子,行事風格如此瀟灑直白倒也正常。

想到這,他便隨口說道:“大小姐,據說葉先生紅顏知己有很多,大明星顧秋怡,蘇家的蘇知魚還有伊藤家的伊藤菜菜子,這些都跟您一樣,是大家族的繼承人。”

“對。”費可欣感歎道:“你說的,這還隻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競爭者眾啊!而且一個個都很厲害的樣子,我好像除了聰明一點之外,完全冇有彆的優勢……”

說著,她轉頭看向袁子胥,問道:“袁師,你說這裡麵有冇有什麼出奇製勝的辦法?”

“咳咳……”袁子胥尷尬的輕咳兩聲,開口道:“大小姐,說心裡話,葉先生是個奇人,完全不是我這種人能猜透的,論聰明,您可比我聰明多了,要是您都想不出什麼出奇製勝的辦法,我就更不行了。”

費可欣無奈道:“如果是怎麼拒絕男人追我,那我肯定是經驗豐富的,可是怎麼追男人,我是一點經驗都冇有……”

說罷,她歎了口氣,搖頭道:“算了,路漫漫其修遠兮,慢慢來吧。”

說到這兒,費可欣忍不住輕聲嘀咕:“我看葉先生臨走的時候好像挺無奈的,眼下倒是可以先幫葉先生跟劉小姐冰釋前嫌。”

袁子胥更加不解:“大小姐,您這是下的什麼棋啊……”

費可欣認真道:“不是下棋,是真心真意想為葉先生分憂,我也冇彆的想法,全心全意為葉先生付出就是了,就算最後登不上領獎台,起碼也是報恩了。”

……

此時此刻。

葉辰與陳肇鐘正坐在萬破軍駕駛的汽車裡,飛速前往教會醫院。

一路上,陳肇鐘愈發顯得有些焦慮,額頭的冷汗一茬接著一茬。

葉辰見他心中緊張,便開口寬慰道:“鐘叔,您不用太過擔心,老人家一定可以轉危為安的。”

陳肇鐘長歎一聲:“老母親今年八十多歲了,這個年紀得了腦中風,恐怕情況不會很樂觀。”

葉辰微微一笑:“您放心,不會有問題的。”

陳肇鐘微微點了點頭,但表情依舊憂心忡忡。

萬破軍很快便將車開到了教會醫院的大門口。

陳肇鐘不待車停穩,便連忙推門下車,一路向著大廳飛奔。

他來到護士台谘詢母親的相關資訊,值班的護士很快便查到了老太太所在的科室以及病床號。

陳肇鐘趕緊按照指示,飛快的奔向母親所在的病房。

來到房門口,他停下腳步,輕輕敲了敲門。

裡麵很快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請進。”

陳肇鐘推開病房門,便見病房內隻有一張病床,老太太戴著氧氣麵罩,十分虛弱的躺在病床上,而圍在老太太身邊的,是三男兩女五箇中年人,以及幾個十來歲的孩子。

五箇中年人看到門口的陳肇鐘,一個個都如遭雷擊一般呆立當場,其中一個年紀稍大些的女人驚駭無比的問道:“大哥?!真的是你嗎大哥?!”

陳肇鐘看著她,難掩激動的脫口問道:“你……你是小蓮?!”

那女人一聽陳肇鐘叫自己的名字,眼淚頓時奪眶而出,她連忙跑過來抱住陳肇鐘,哭著說道:“大哥,你怎麼回來了,姓劉的一直想殺你,你這時候跑回來,他如果知道了,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另外的一男一女此時也衝了上來,兩人也將陳肇鐘緊緊抱住,哭著問出同樣的問題。

這一男二女,便是陳肇鐘的弟弟和兩個妹妹。

當年陳肇鐘與方佳欣私奔,弟弟妹妹們最大的還在讀書,最小的尚未成年。

這一轉眼,二十年過去,當年還在讀大學的弟弟,如今已經四十多歲,而當年還在讀中學的小妹妹,如今也已經嫁為人婦。

而除他的弟弟妹妹之外,另外兩個男人,是他的兩個妹夫,他今日也是第一次見麵。

陳肇鐘黑在美國的這麼多年,雖然經常用電子郵箱與家人聯絡,但是這麼多年,他與家人從未見過麵。

即便家裡人都知道他在紐約唐人街,但為了他的安全,誰都不敢去紐約看他。

而且,他們現如今在港島,都是相對底層的那一類人,本本分分的討生活,對外麵的事情知之甚少,也並未聽說陳肇鐘將被引渡回來的訊息。

所以,如今忽然看到陳肇鐘回來,他們除了激動之外,更多的是擔心,擔心陳肇鐘這一回來,劉家輝就會要他的命。

陳肇鐘強忍著淚水,安慰他們道:“你們不用擔心,我跟劉先生已經算是冰釋前嫌了。”

說罷,他連忙問道:“媽情況怎麼樣了?”

陳肇鐘的弟弟哭著說道:“大哥,媽已經深度昏迷了,醫生早就說過她醒不過來,今天上午醫生打電話跟我們說,媽應該也就是這一兩天了……”

陳肇鐘一聽這話,連忙衝向病床,雙手將病床上老太太的手握住,哭著說道:“媽,是我,阿鐘啊……我回來看您了,您睜開眼看看我好不好啊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