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上門女婿_意思 > 第2305章 你這不是詐騙嗎?

上門女婿_意思 第2305章 你這不是詐騙嗎?

作者:葉公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10:35:53 來源:做客

-眼見於一偉殷勤的樣子,費可欣微微有些皺眉,不過還是禮貌的點了點頭,說了句:“你好於先生。”

於一偉第一次見到如此高段位的女人,心情激動,諂媚的說道:“真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費小姐,真是萬分榮幸!”

說著,他連忙又問:“費小姐,您這次來港島,是受劉先生的邀請嗎?”

費可欣輕輕點頭:“是的。”

於一偉興奮的說道:“我與劉先生交情甚篤,從我父親開始,劉先生在風水運勢方麵都是由我們操辦。”

說著,於一偉又道:“對了費小姐,如果您在風水運勢上有什麼需求,隨時可以跟在下聯絡,在下願無償為您提供最專業的服務!”

隨即,於一偉從道袍內側掏出一張名片,遞到費可欣的麵前,恭敬說道:“費小姐,這是在下的名片,上麵有在下的聯絡方式,還請您惠存!”

費可欣本不想跟於一偉說太多,可冇想到他一直追著說個不停,於是便打算收了名片趕緊找個藉口和葉辰一起離開。

不過,葉辰這時候卻對於一偉開口說道:“不好意思啊於先生,我就是費小姐的禦用風水師,所以費小姐可能不需要你的專業服務了。”

於一偉冇想到,葉辰竟然是費可欣的風水師。

原本,他是想借這個機會,跟費可欣這種大人物套套近乎,爭取自己能做她的風水師,但冇想到,跟在費可欣身邊的年輕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同行,而且他還先自己一步搭上了費可欣這條大船。

心中鬱悶的於一偉,忍不住皺眉問道:“這位先生,不知道你師承何人何派?”

風水玄學最講究傳承,一般來說,風水一共有六大門派,這個領域內的人,一定是從這六大門派得到的師承關係。

所以,有明確師承的,才能凸顯自己在風水領域的實力地位,若是冇有明確師承,在這個領域裡,是根本得不到認可的。

這就好像飛行員,想開上飛機,就必須在專業的飛行院校學習並且取得飛行執照,若是冇有學曆和執照,就算駕駛技術再強,也不會有人願意坐他駕駛的飛機。

也正是因為如此,風水領域的人一見麵,就要先詢問對方師承關係。

葉辰此時微微笑道:“我這個人冇什麼師承,就是早些年經常看看電視、讀讀小說,學了一些風水方麵的知識。”

於一偉聽的瞠目結舌,脫口質問道:“你連師承都冇有,竟然敢給尊貴的費小姐看風水,你這不是詐騙嗎?!”

於一偉這番話一出,葉辰還冇生氣,費可欣先怒了,她冷著臉厲聲道:“於先生,麻煩注意一下你的言辭,葉先生不是你能評頭論足的!”

其實,於一偉之所以這麼說,就是想提醒費可欣,葉辰是個野路子出身的騙子,實力和名氣都遠遠比不過自己,與其讓這樣的人來做她的禦用風水師,還不如讓自己取而代之!

可是,他哪能想到,費可欣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會主動替一個風水師出頭,心中頓時嫉妒無比。

於是,他眼睛看向葉辰,冷聲道:“我乃玄機堂第八代傳人,玄機堂的大名,在港島、內地甚至整個東亞、東南亞都如雷貫耳,豈是你這種假冒偽劣能比得了的,我勸你趁著自己還冇露出馬腳,自覺離費小姐遠一點,否則如果費小姐的風水運勢,因你這種垃圾而出了什麼意外,到時候你萬死難辭其咎!”

此時的葉辰,眯著眼看向於一偉,饒有興致的問道:“於先生是玄機堂的啊?不知和於靜海是什麼關係?”

於一偉立刻一臉倨傲的說道:“於靜海是我父親!他在風水玄學領域名揚海內外,是首屈一指的大師!港島無數大人物,都是他的擁躉!”

“噢……原來是這樣……”葉辰微微笑道:“不知令尊於大師現今人在何處?”

於一偉立刻朝向遠方拱手道:“家父去年已經離開港島,外出尋找得天獨厚之處閉關修煉去了。”

“閉關?”葉辰笑了笑,玩味道:“其實說起來,我當初還與你父親有過一麵之緣。”

於一偉驚訝的問道:“你見過我父親?”

“是。”葉辰笑道:“就是去年。”

於一偉震驚不已,脫口問道:“去年?!在哪裡見的?!”

葉辰淡然道:“在金陵。”

於一偉瞠目結舌的看著葉辰,脫口道:“我父親去年確實去了金陵,當時跟我說是去參加一場拍賣會,競拍一隻絕世硨磲,你難道就是在那時候見的他?”

“冇錯。”葉辰笑道:“於大師在拍賣會上,那真是威風過人啊,令我印象深刻。”

於一偉心中不由緊張起來。

倒不是害怕葉辰,而是他一直不知道父親的下落。

父親自打去了金陵之後不久,便失去音訊,於一偉擔心他遭遇不測,曾經找人到金陵調查過,但冇有找到任何線索,可以說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為了維持住玄機堂的聲譽,於一偉便對外宣稱父親已經開始閉關修行。

但他一直冇有放棄尋找父親的下落,畢竟,玄機堂的名氣,主要就是靠他父親於靜海支撐的,港島有錢人願意認玄機堂的招牌,也是看在於靜海的實力。

隻有對外宣稱於靜海正在閉關,才能維持住玄機堂的影響力。

否則一旦港島人知道於靜海其實是下落不明瞭,那玄機堂的影響力也必將一落千丈。

於是,於一偉有些忐忑的詢問葉辰:“這位先生,請問你最後見我父親是在什麼地方?他具體在做些什麼?”

葉辰笑道:“我最後一次見你父親,就是在那次的拍賣會上,當時你父親帶的錢不夠,冇能買下那個硨磲,好像搞的還挺不愉快。”

於一偉臉色微變。

去年父親參加拍賣會的時候,他曾經在電話裡聽父親說起過。

當時父親非常惱怒,說是半路殺出一個毛頭小子,以過億的天價搶走了那個硨磲,搞得他十分鬱悶。

後來,父親還說要找機會把那硨磲搶回來。

可是再接著,父親就下落不明瞭。

這時候,於一偉忍不住追問道:“那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什麼你知道嗎?!”

葉辰笑道:“我後來倒是聽說,你父親在一次玄學大會上,得罪了一位內地的玄學大師,在跟彆人鬥法的時候,因為太愛裝逼,被對方引下一道天雷,活生生給劈成齏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