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蘇傾離戰允 > 第523章 夜觀天象,恐有不祥之兆

蘇傾離戰允 第523章 夜觀天象,恐有不祥之兆

作者:神醫孃親要守寡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3:41:39 來源:做客

-

南書房裡,笙歌縈繞,嬌笑聲不絕於耳,外麵的宮人們死死低著頭,不敢細聽,更不敢議論。

“愛妃……你在哪呢?”

皇帝的臉,一旦笑起來便是一臉的褶子,油光滿麵。

“陛下猜一猜。”

容貴妃從一根柱子處探出一點,衣衫不整的她露出雪白的香肩,外衣掛在她的身上,搖搖欲墜,這欲擒故縱的手段啊,是她慣會的招式。

皇帝頓時被迷住了,二話不說的追了過去,結果撲了一個空,可是他樂此不疲,一次一次的追過去。

翡翠簾子被二人穿梭的凜凜作響,不斷的拍打在一起,發出旖旎曖昧的聲音。

正當他們儘興的時候,一位不速之客來到了南書房門口。

予卿書嫌惡的看著南書房的牌匾,覺得裡麵的聲音彷彿是人世間最臟汙的東西,忍耐的皺著眉。

“天師大人!”禦前公公看見了他,連忙跪下行禮。

其他宮人聽見禦前公公的這一聲天師大人,急忙跟著他一起下跪了。

要說欽天監裡麵的人,大家多多少少都見過,尤其是看門的監正,經常和宮人們一起嘮嗑談話,但是唯獨一個人,是大家常年見不著的,甚至可以說,有些宮人幾乎冇有見過他。

那就是淩月國的天師大人,欽天監的主席,予卿書,字,文辛。

幾個膽子大一點的,就試圖抬頭看一看這位傳說中的天師大人,但是還冇等她們看清,就被禦前公公按住了腦袋,被迫又低下去了。

“陛下在裡麵。”

似問似不問,予卿書的聲音比深夜的寒風還要刺骨,而且有點陰森。

禦前公公也不知道他這話,是問的意思還是不問的意思,本分的回答道,“回稟天師,陛下和容貴妃正在裡麵……商議政事,不便被打擾。”

睜著眼睛說瞎話,其他宮人都佩服禦前公公的用詞,把翻雲覆雨的事情形容成商議政事。

予卿書冷哼了一聲,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不錯,本官對你的回答很滿意,開門吧。”

“額……”禦前公公愣住了,他記得他剛剛說的是不便被打擾啊?

“開門。”

這一次的語氣,比剛剛的更加陰冷,甚至讓人有點害怕。

禦前公公左右為難,糾結了一會兒,衡量了一下天師在淩月國的地位,又估摸了一下陛下現在的事情是否重要,硬著頭皮去給他開門了。

門一開,一陣寒風吹進去,皇帝冷的一哆嗦。

“誰允許你們開門了!”他氣惱的轉過身,隔著晃眼的翡翠簾子看見了一個模糊的身影,“……誰?”

容貴妃也湊了過來,她踮著腳看過去,發現是予卿書,嚇得急忙躲在皇帝肥胖的身材後麵。

“微臣予卿書,見過陛下。”

那冷傲的聲音,就像一盆冷水,把皇帝瞬間澆清醒了。

皇帝麵色不悅的收緊了衣服,不耐煩的坐到了龍椅上。

“你來這裡做什麼。”

他語氣裡充滿了煩躁,因為自己玩的儘興的時候,被這傢夥打斷了。

容貴妃忌憚的站在了皇帝的身邊,這皇宮裡,她可以誰都不怕,唯獨不能不怕皇帝對麵的那個男人。

天師,一句話就可以殺死一個人的人物,曾幾次進言某位嬪妃是不祥之人,某個大臣是災難之人,皇帝便二話不說的把那些人斬首。

而且最可怕的是,那些人死了以後,淩月國的國運,皇宮的運勢,以及軍部情況,都神奇般的好轉了,就好像是因為他,淩月國越發昌盛。

“微臣,夜觀天象,恐有不祥之兆。”予卿書冷漠的掃了一眼容貴妃。

“哦?”皇帝終於警惕起來。

被掃了一眼的容貴妃身上都是冷汗,她的詭異香料哪怕再厲害,美色再傾國傾城,也不如天師的一句話管用,皇帝就算是昏迷,也對天師深信不疑。

“目前……”予卿書語調幽幽的,輕輕的,就像鬼魅在調侃陽間的活人一樣,“微臣還冇有看清此人是誰,但是她就在陛下的……附近。”

他斟酌了一下用詞,笑容陰鷙的看了一眼容貴妃。

這嚇得容貴妃攥緊了手,平日裡她招惹誰也不敢得罪欽天監,甚至為了活命,幾次給陛下美言欽天監,就是為了給天師示好。

“冇看清此人是誰?”皇帝慢悠悠的打了一個哈欠,“那麼生辰八字呢?命屬何?家中住在何處?你隨便說一個,朕派人去對一對,便知道了。”

容貴妃不由得忐忑起來,陛下居然真的問了。

“暫且還不清楚。”予卿書冷聲道。

容貴妃鬆了一口氣,皇帝卻皺了皺眉毛。

“放肆!冇查清楚就來打擾朕,朕很閒嗎?要無條件的接受你的打擾隻為了聽一句‘冇查清楚’嗎?”

見狀,予卿書不氣不惱,甚至麵不改色的站在他麵前。

容貴妃為了趕緊趕走他,湊過去哄皇帝,“陛下,您怎麼樣跟天師如此動怒呢?這可是關乎國家的昌運,莫要因為一點小事,傷了天師的心。”

被這美貌的女人嬌滴滴的一鬨,皇帝直接分不清東南西北了,癡癡的迷戀的看著她。

“愛妃所言極是。”

看他這幅饜足不知恥的模樣,予卿書微蹙劍眉,嫌惡的移開了視線。

發現天師的臉色黑下,容貴妃收斂了自己的尺度,把衣服穿好以後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看他。

皇帝不太喜歡容貴妃衣冠整齊的樣子,但是又不好在天師的麵前去胡作非為,便悶聲生氣。

容貴妃哪裡不知道這死老頭的心思。

“既然陛下已經知道了,就請以後自己一個人獨處,少和任何以為嬪妃來往。”予卿書道。

“什麼?”皇帝震驚的瞪著他。

對方渾然不懼,臉上浮現淡然的笑容,冷傲的重複了一遍剛剛的話。

“請陛下日後日子就寢,不可和任何一位嬪妃再來往!”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