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夜墨寒沈安然 > 第2183章 白如仙,踏天梯,來其魔道

夜墨寒沈安然 第2183章 白如仙,踏天梯,來其魔道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7 05:06:37 來源:做客

-第2183章白如仙,踏天梯,來其魔道

皇甫筱筱從未有一刻像現在這般痛快過,當著帝域和虛空異獸的麵,袒露出自己那被世俗認為肮臟齷齪的想法。

她笑到眼淚飛濺,覆手握住刀柄,將刀柄拔出的刹那,自爆丹田、**武根。

武根之火焚燒她身。

丹田使她破碎如煙火。

血濺三尺,身體碎裂成火樹銀花。

破碎前的那一刻,她依舊溫柔的對著魏夢的笑。

“彆走,彆,我什麼都不要了,我不要了虛空了,不要帝域了。”

魏夢的拚命爬過去,卻也於事無補。

隻有漫天的焰火如煙花,溫暖著她。

可惜皇甫筱筱再也聽不到的她,即便聽到,也會一如既往的是騙小孩玩的。

謊話說多了,真話就顯得假而虛偽了。

魏夢疼得半副殘軀蜷縮在地上滾來滾去,左手捧著胸前,冰冷的掌心感受心臟跳動的力感和傳遞出來的溫熱。

淚水沿著她的眼梢往下流,冇入地上的血泊。

她虛弱的抬起頭來,朝囚籠中的父母看去。

多年來,她用鬼獸之氣,逆天而行,強製性的留下早該死去的父母之命。

若無特製的鬼獸之氣來續命,魏家二老,命不久矣,活不過三日。

她咧開嘴,嘴角裂到耳後,半邊牙齒笑得陰森。

死後,她會找到皇甫筱筱。

黃泉路上,她要捆綁著父母而行。

這一場九萬年的博弈,輸了又如何?

突地,一抹乳白聖光,綻放在她的眉間。

神農之力從她的眉間往下心,護住了心脈與咽喉。

楚月背後的火焰羽翼遮天蔽日,徐徐展開,幾片火焰燃燒的翎毛掉落下來,頭頂的太陽冉冉升起,光明普照人世。

她居高臨下的睥睨著魏夢,驟然喝道:“黎明城魏夢,罪不可赦,種種罪行,惡毒狠戾,慘絕人寰,死罪於你而言,太過於輕了。本帝不會讓你死,相反,還會讓你好好活著,你既然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機關算儘隻為延長壽命,那本帝就讓你好好活著。本帝就用這囚籠,將你關押於此,讓天下武者,帝域萬民,以及後世之人,都睜大眼睛好好看著,以你為鑒,切不可行將踏錯。”

此舉,可謂誅心!

魏夢拚命的搖頭。

她要死,她不想獨活。

皇甫筱筱和父母,都會去黃泉路上,她怎能獨自一人,屈辱的活著?

魏夢的左手剛想要伸進左側胸膛,捏爆自己的心臟,親自解決掉自己的性命。

刹那之間,風起雲湧,劍光晃人眼球,龍吟聲如若遠古。

九道劍光形成繩索,冇入魏夢的身體,控製著她的所有。

此後,她這條命,不再是她的了,隻能聽命於新的帝主。

“嘎吱!”血跡斑斑的囚籠打來。

魏家二老互相攙扶,弓著身體走出。

“嘭!”沉重的囚籠掉到天空戰場的地麵。

楚月的雙足穩穩落地,剛好停在魏夢的跟邊。

“葉楚月!你有本事就殺了我!殺了我啊!”魏夢喊破了嗓子。

楚月二話不說,一腳勁道十足的踹到了魏夢的麵門,把魏夢像牲口一樣踹進了囚籠。

籠門立即重新閉合。

九龍劍光隨即而來,形成鎖釦在囚籠打了死結。

魏夢用頭去撞囚籠,猩紅著血目,可憐如小狗般。

“誒。”

魏家二老,輕歎了口氣。

終歸是他們的女兒,自會於心不忍。

“爹,娘,求你們了,讓女兒去死,好不好,女兒就求你們這一件事,從前都是我的錯,我錯了,你們看,筱筱她在等我,我得去找她,讓我去死,讓我去死。”

“砰砰砰砰砰砰。”

魏夢的頭,瘋狂地撞擊著囚籠的底部,撞得額頭滲血,撞得頭骨隱現。

魏母輕歎了口氣,“魏夢,你罪有應得,放過你是天下人的事,而非我們。”

魏父自斷一指,說:“我再無女兒魏夢,隻有已故女兒魏真真。真真,九萬年了,爹孃終於可以下去陪你了。”

他清楚這是魏夢的痛處,便刻意去揭開魏夢的傷疤。

這麼多年,他們在黎明城親眼目睹了魏夢的滔天罪行。

相比起那些無辜之人所遭受的摧殘,魏夢的這點痛楚又算得了什麼呢?

魏父扶著妻子,背對著魏夢,一瘸一拐的往前走,距離魏夢越來越遠。

魏夢一下又一下用頭部撞擊囚籠,憎恨的瞪視著父母,心口的痛似沉溺進深海般的窒息難受。

楚月看著滿地的屍體,緩抬起了右手,掌心輕貼左胸,行了帝域的軍人之禮。

老伯公、沐鳳鳴、慕傾凰以及帝軍司的無數士兵們見此,都朝著地上的屍體行禮。

他們閉目了足足三個呼吸,方纔徐徐抬起,目之所及,俱是血河和屍體。

第二次虛空之戰,終於到此而結束了。

勝利真正的到來,卻冇想象中的狂歡,每一個人心情都很沉重。

天空戰場形成了懸浮的平地,是鮮血和意誌堆積出來的。

通天的雷霆之路,經曆過三個晝夜的血的洗禮,竟成了實質性永不滅的階梯,在帝域留下了一道奇景。

楚月和外祖父等人去行遍天空戰場,翻找可能倖存的武者。

犧牲的,都是英雄。

勝利過後,得讓英雄們都魂歸故裡,落葉歸根。

關於這些事,楚月也在親力親為。

而這時,夜墨寒悄然的消失在帝域了。

一位神秘的老者,在天梯的入口等待著夜墨寒。

萬年前,就是他發現了夜墨寒的神脈,並且派人去尋夜墨寒。

如今神脈不如當年,但卻是可造之材。

“七殺天給你的條件,依舊不變。”老者難掩激動地道。

“我,還有兩個條件。”夜墨寒淡淡地出聲。

“什麼?”

“......”

卻說上界洪荒,魔道的琳琅郡主心情甚好,大擺宴席。

魔樓內閣,她與幾位往來密切的上界世家之人,舉杯相敬,笑言:“諸位,本宮能派魔婢前往下界帝域,還全靠諸位的幫忙。李家主,趙家主,上虞家主,諸位日後有用得上我琳琅的地方,我琳琅自當二話不說,鼎力相助。待本宮成為魔尊,亦不會忘記諸位的今日之恩。”

琳琅郡主微醺,眼梢緋紅,笑容堆滿了整張臉。

縱情應酬和烈酒的她,並未發現,一道白色身影,正在踏天梯,來其魔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