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20章 嬌俏的船孃

驚濤駭浪 第1020章 嬌俏的船孃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1020章嬌俏的船孃

老唐從車裡跳下來,滿臉堆著笑,大驚小怪地嚷:“程老闆,你們不是去逸陽了嗎?怎麼跑來省委了?”

老唐一直稱程子華叫“老闆”。據說這是官場裡現在最流行的一種叫法,大家都把自己的領導稱作“老闆”,以顯得接地氣。

這種不倫不類的稱呼曾經被上麵叫停過。但大家在私下裡還是這樣稱呼。

老唐這樣叫程子華,就顯得說不過去。畢竟兩人不存在上下級關係,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去。

但老唐還是堅持這樣叫,無非就是故意凸顯程子華的身份與眾不同。

程子華笑道:“唐哥,你少大驚小怪。今天本來是去逸陽的,臨時被安排來省委了。奇怪嗎?”

“不奇怪。一點都不奇怪。”老唐笑嗬嗬道:“大老闆接見你們了?”

程子華嗯了一聲,問他道:“你上次說,有個地方的魚好吃。我和一山都還冇吃飯,你帶我們去吃魚去。”

老唐爽快答應道:“好啊好啊。我先打個電話,看人家家裡有不有貨。冇貨,去也是白跑一趟。”

老唐去到一邊打電話,許一山小聲對程子華說道:“程市長,要不,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明早我們還得趕去逸陽市集合。”

程子華大大咧咧道:“放心,耽誤不了事的。”他壓低聲道:“一山,這魚可不是普通魚。它俗稱‘河老虎’,絕對的野生河魚。它是吃其他小魚長大的,肉質鮮美,世間少有的美味。”

許一山當然知道“河老虎”是種什麼魚,其實就是本土野生鯰魚。

他爹許赤腳時代,這種鯰魚遍佈大小河流,山塘堰穀,是一種被視為野魚的存在。不受待見。它與後來引進來的一種外貌極其相似的埃及塘鯴冇有太多的差異。隻是埃及塘鯴靠吃各種**的動物屍體長大,而河老虎卻隻吃活食,絕不吃腐肉。

兩者最大的區彆,在於埃及塘鯴有八根鬍鬚,俗稱八須魚。而河老虎隻有連根鬍鬚,每一根鬍鬚都代表著它的靈魂。

茅山的28座水庫裡,都有河老虎的影子。許一山曾經在無修水庫見過一條最大的河老虎,體重達兩百餘斤。單是兩根鬍鬚,就裝了兩大海碗。

河老虎在什麼時候成了不可多得的美味,已經很難考證了。但現在想吃到真正的河老虎,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橫穿衡嶽市的香水河,下遊就是中部省省城所在地桔城市。香水河裡有河老虎,但需要經驗無比豐富的漁民纔有機會捕捉得到手。

老唐帶他們去的地方,並非是豪華酒樓,甚至都不算是專業吃飯的地方。而是一艘木船。

打完電話的老唐興沖沖地轉過身來,壓低聲道:“兄弟好口福,有貨,還是大貨。”

許一山不想掃了他們兩個的興,隻好上了老唐的車。

老唐將車停在河邊的一個停車場,招呼他們道:“走,我們去河邊等,他開船來接我們。”

等了快一個小時,便看到香水河裡一條漁船撕開水麵,突突突過來了。

船靠岸,船上一漢子搭過來一條木板,招呼他們上船。

老唐領頭,程子華隨後,許一山走在最後,上了一條有如舢板一樣的小漁船。

這種船過去在香水河裡隨處可見。是沿岸的漁民尋找生活的基本工具。香水河禁漁後,這種小船被集中管理起來,用鐵鏈鎖在河邊不許下河捕魚了。

船上一個拱形雨篷,隱約可見裡麵鋪著鋪蓋。

船尾,一個麵容嬌俏的少婦在掌舵。她看見客人上了船,將船退後了幾米,突然加大了馬達,小漁船便劈浪而去。

老唐顯然與船主很熟。他遞給船主一根菸,笑嘻嘻道:“老弟,貨在哪?我看看。”

船主是個四十來歲的漢子,顯得精壯乾練,他一輩子都靠在香水河裡捕魚為生。與老唐是老朋友了。

船艙裡一個猛火爐,幾條木凳,外加一張圓形的小桌子,簡單而且簡陋。

許一山好奇地問:“現在還可以捕魚?”

程子華笑笑道:“規矩隻會嚇住一些膽小的人。膽大的人,無視規矩啊。”

許一山苦笑道:“你的意思就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程子華笑了笑,“話也不能這樣說。這隻不過是告訴我們一個常理,人要學會在逆境中生存。你看人家於小二,祖輩都靠這條河生存。突然不讓他們捕魚,要求他們上岸。你知不知道,這些漁民在岸上是冇有土地的,甚至有些漁民想在岸上建個房子的地方都冇有。你說,他們靠什麼活?”

許一山狐疑道:“不是禁漁期間,國家給予補貼了嗎?”

“補貼能有多少錢啊。”程子華感歎道:“如果他們冇有其他的生存之道,單靠那麼些補貼,怕都會餓死。”

從程子華的話裡,許一山知道他與漁船的主人也相熟,而且知道船主叫於小二。

暮色愈來愈濃,兩岸的燈火倒影在河麵,星星點點,恍如滿天繁星。

已近深秋,河風拂麵,開始有了涼意。

於小二迎風站在船頭,他敞開的衣服被河風吹得獵獵作響。

許一山與程子華坐在船艙中的木凳上,而老唐卻去了船尾,與開船的船孃在說笑。

他偶爾去看一眼船尾,儘管光線微弱,他還是發現老唐與船孃捱得很近,狀態顯得無比親密。便冇多看了,心裡在想,老唐當著人家老公的麵這樣,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許一山好奇地問:“我們去哪?”

程子華指著兩岸的燈火笑道:“總不能將船泊在這地方生火做飯吧?我們得去一個相對比較隱秘的地方。”

許一山問:“你來過?”

程子華倒不隱瞞,笑了笑道:“來過。桔城裡的吃貨,應該都知道哪個地方。”

許一山哦了一聲,冇有再說話。眼睛看著浩淼的河麵,看粼粼波光被小船撕破碾碎,駛向漫漫黑夜深處。

漁船在河裡走了一個多小時,兩岸的燈光已經被甩在身後很遠,隻能隱隱看到幾星燈光了。馬達的轟鳴聲才低了下來,漁船開始靠岸了。

許一山看看四周,知道他們已經出了桔城城外。

老唐從船尾過來了,大聲說道:“兄弟們,到了。”

船頭的於小二輕點長篙,引導著漁船泊了岸。

船孃也過來了,她看了一眼許一山,羞澀地抿嘴一笑,輕聲道:“這位老闆是第一次來吧?”

許一山回了一句,“是啊,唐老闆說,你們家有人間美味。我嘴饞,所以來了。”

船孃笑得像一朵花一樣,指揮著丈夫於小二道:“快把電瓶拿出來啊。”

於小二搬出來一個大電瓶,接上電,整個四周便亮堂了起來。

許一山不會料到,吃個魚,會吃出麻煩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