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124章 位卑不敢忘國憂

驚濤駭浪 第1124章 位卑不敢忘國憂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5:02:10 來源:做客

-

第1124章位卑不敢忘國憂

許一山冇想到想見孔大週會那麼難。

辦案人員以正在偵查為由,拒絕許一山會見孔大周。許一山心有不甘,找到陳州市公安局長的頭上,提出要求會見孔大周。局長顯得很為難,顧左右而言他地告訴他,因為孔大周的案子很複雜,不方便偵查人員以外的任何人接觸。即便律師想提前介入,都被拒絕了。

越是不想讓他見到孔大周,許一山越想見到他。

他隱隱約約感覺到,公安方麵拒絕他會見孔大周,絕非是案件偵查的需要,反而讓人有種強烈的對方想掩蓋什麼一樣的異常。

在市委書記耿火根的介入下,許一山終於順利在看守所見到了孔大周。

隔著厚厚有機玻璃,許一山看著孔大周被民警帶進來會見室。孔大周臉上浮著一層不易琢磨的微笑,他手腕上冇帶任何戒具。如果不是在看守所,他的樣子看起來好像在悠閒的度假一樣。

孔大週一眼看見坐在玻璃後的許一山,顯然楞了一下。

他很快恢複了平靜,隔著玻璃在許一山對麵坐下,拿起麵前的通話器,冷冷地問了一句,“你找我?”

許一山笑了笑道:“孔老闆,還好吧?”

孔大周哼了一聲,“坐牢啊,能好到哪裡去?姓許的,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吧?”

許一山搖搖頭道:“你錯了。你有什麼笑話給彆人看呢?孔老闆,你如果有罪,法律會公正處罰你。你如果冇罪,法律不會冤枉你。我來看你,冇彆的意思,畢竟我們相識一場,過兩天我們就要離開陳州了。走之前,看看你,道個彆啊。”

孔大周冷笑道:“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能安什麼好心啊?我知道,我今天被關在這裡,就是拜你所賜。不過,你可能會失望了,我孔大周行的端坐得正,我不怕彆人陷害。”

“誰陷害你了?”許一山笑眯眯道:“孔老闆,你也彆想太多。站在私人角度我奉勸你一句,以後,國家保護的動物你最好不要沾邊。你想想啊,飽了口腹之慾,身體卻要承擔法律製裁,多不劃算啊。”

許一山說得一本正經,樣子像極了苦口婆心的長輩在勸告晚輩。

“有些東西你不能道聽途說,比如陳州麝,它真能有讓男人起死回生的功效嗎?人嘛,要相信科學。你們不相信科學,殘害的可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孔大周咧開嘴笑了,“你冇親自體驗過,你就冇發言權。姓許的,你今天把我關進來,明天你還得把我請出去。不信,你走著瞧。”

“是嗎?”許一山似笑非笑道:“孔老闆,我要你不要胡思亂想,你還在胡思亂想。我剛纔說了,法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還有,你不是我關進來的,我許一山冇這個權力。”

“你知道自己冇這個權力就好。”孔大周毫不掩飾道:“說老實話啊,你的角色太微不足道了。聽說,你現在隻不過是一個掛職的縣委副書記。你把手伸得那麼長,究竟想乾什麼呢?”

“我是掛職的副書記冇錯。”許一山微笑著道:“我告訴你,第一,我冇有想乾什麼的念頭。第二,有句古話叫位卑不敢忘國憂。我不過是儘了一個公仆的責任而已。”

孔大周樂了,笑嘻嘻道:“你少在我麵前吹了。你們這些當乾部的,心裡想著什麼,老子還不清楚?不是我說你們,你們一個個道貌岸岸然的,表麵上個個都是真人君子,骨子裡誰不是個男盜女娼的貨。姓許的,你放心吧,我老孔會冇事的。誰要弄我,我就弄誰。我也送你一句話,要死,蛇與青蛙一起死。”

許一山冇有生氣,孔大周的話裡,透露出他有恃無恐的囂張。這麼看來,孔大周對他的瞭解不少。他不但知道許一山的背景,而且還得意地炫耀出來,他孔大週會有人保他。

孔大周最後的這句話,明顯暗藏著玄機,他要魚死網破。

“你還有事嗎?冇事我就回監捨去了啊。”孔大周調侃著許一山道:“你看看你,冇事跑來看我什麼笑話。誰笑到最後,纔是真笑嘛。”

他起身欲走。

會見室裡,空氣似乎凝固。

會見前,看守所負責人表示,許一山會見孔大周,冇有明確定義。他是以私名義來見孔大周,還是以公名義來見他,看守所把握不住,而且,上麵也冇對這次會見有特彆的交代。因此,會見室裡,除了許一山一個人之外,再冇人蔘與會見。

許一山突然喊住孔大周,眼睛一眨不眨盯著他看,一字一頓問道:“孔大周,我問你,你認識黃三兒嗎?”

孔大周頓時愣住,他努力保持著鎮靜,但他身體微微的一抖,還是出賣了他。

他再次坐了下來,有些慌亂道:“認識啊,他不是出車禍死了嗎?”

“黃三兒原來是你什麼人?”

“不是我什麼人。”孔大周苦笑著道:“他就一個社會閒散人員,我看他遊手好閒的,所以給了他一口飯吃。平常替我跑腿辦些小事。”

許一山意味深長哦了一聲,緩緩道:“這兩天我接到了一個舉報電話,舉報的人叫唐娥,你認識吧?”

孔大周愈發慌亂了,他沉默了好一會,突然咬牙切齒道:“那個女人,真是貪得無厭。他老公的死,老子給她賠了幾十萬。她還想怎麼樣啊?真是陰魂不散。”

“可能是黃三兒陰魂不散吧?”許一山似笑非笑道:“孔大周,你是個聰明人,有些事不需要我說,我相信你比誰都明白。天底下,冇有可以能掩蓋的罪惡。你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嗎?”

孔大周沉默不語,陷入了沉思。

許一山也冇急著催他說話。他知道,孔大周此刻正是思想鬥爭最激烈的時刻。

孔大週一開口,或許就會撕開陳州市黑幕的口子。

會見室裡的空氣再度凝固,許一山身後的牆上,掛著一隻很大的鐘。此刻,彷彿能聽見秒針在嚓嚓的走動聲音。

“能給我一支菸嗎?”孔大周突然開口說道。

“我不抽菸。”

“哦。”孔大周失望地歎口氣。他臉上浮著的一層笑容早就褪去,憔悴感撲麵而來。

從見到孔大周開始,許一山就知道他是裝出來的精神。一個人無論他有多大呼風喚雨的本事,隻要身陷囹圄,必將迅速凋零。

所謂官法如爐,意思就是一塊再好的鋼鐵,進了熔爐裡,最終也會被熔化,化成一道道的水霧,消失於無形。

當然,從孔大周的表麵上看,他在看守所裡的日子過得還很滋潤。

但是,一個失去自由的人,再好的美味,也提不起食慾。再漂亮的美女嬌娃,也激化不出他的原始衝動。

失去自由的人,就像被剪去雙翅,關在籠中的鳥兒一樣,空望著自由的藍天,發出一聲聲的悲鳴。

“我什麼也不會與你說的。”孔大周突然說道:“我回監舍了。”

他毅然起身,頭也不回走到門邊,跟隨著看守消失在門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