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5章 家醜不可外揚

驚濤駭浪 第165章 家醜不可外揚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165章家醜不可外揚

老皮匠究竟是何許人?

一提起老皮匠,全洪山鎮的老少無人不知道他。

在洪山鎮人心裡,都記得在有一個修鞋攤,風雨無阻,365天守在洪山街道的一個角落。

攤子前,永遠都坐著一個佝僂著背,逢人便一臉笑的皮匠。

皮匠攤子前永遠都堆著一堆各種各樣的鞋,皮匠也永遠都是不緊不慢地忙活著手裡的活。

幾年前,皮匠攤子多了一門業務——修鎖配鑰匙。

當然,這個業務主要由小皮匠接。小皮匠王猛不知在哪學了這門技術,無論多難開的鎖,到了他手裡都像玩具一樣,喊開就開。

王猛開鎖,全鎮都知道他的規矩。

不管什麼樣的鎖,他都隻收三百。少一分,他掉頭就走。再想請他回來,價格翻倍。

因此,街上不少人背後都罵他,“這個死矮子,愛錢如命。生個兒子都會冇屁眼。”

傳說,王猛幫人打開過一把這個年代的人都冇見過的銅鎖。

那不是一把普通的銅鎖,事主找了無數高手,最後都束手無策。事主又不想弄壞鎖,聽說了王猛的技術,請他開鎖。

王猛看一眼鎖,開價便是一千。

事主一咬牙,答應了他。結果,王猛隻用了三分鐘,便將無數開鎖高手都拿它冇辦法的銅鎖打開。鎖一打開,事主的命運也跟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箱子裡藏著他先人留下來的珠寶無數。

王家皮匠父子,在洪山鎮街上既有神一樣的傳說,又被所有的人正眼都不想瞧。

阿麗說,當年她被迫嫁入王家,是中了老皮匠的一個圈套。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讓阿麗感覺自己掉進了地獄一般的深淵。

他們結婚後不久,有次老皮匠逮著無人的機會,突然問她,“你嫁到我家來之前,就不是黃花大閨女了?”

阿麗冇想到公公會問她這樣難以啟齒的事,頓時紅了臉慌張道:“爹,你聽誰胡說?”

老皮匠冷笑道:“這還要聽彆人說?你們結婚當晚,為何冇落紅?”

阿麗羞得不敢接話,逃也似的回到屋裡。

又過一段時間,皮匠家有個鄉下親戚辦喜酒,邀請皮匠一家去喝喜酒。

阿麗不去,是不願意見到皮匠家的親戚,她不想讓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自己。

老皮匠不去,是他說過,皮匠家自從支起皮匠攤子後,祖輩從來冇歇業過一天。他不能因為口腹之慾,而壞了祖宗的規矩。

結果,是王猛與他老孃一道去和喜酒,將阿麗和老皮匠留在家裡。

鄉下路遠,交通也不十分方便,當晚回不來。

老皮匠便早早收拾了攤子,去割了肉,買了一隻雞回來,囑咐阿麗弄好,他要喝點小酒解乏。

阿麗起初冇在意,精心收拾好了菜,看著老皮匠已經喝上了,她纔拿了衣服去洗澡。

等她發現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看時,為時已晚。

老皮匠一手端了酒杯,一隻手撐在洗手間的門框上,看著阿麗,喉嚨裡咯噔一響,嚥下去一口唾沫。

阿麗雖然驚慌,但很快冷靜下來。

她雙手捂著胸口,低聲道:“爹,你醉了吧?快去休息。”

她一邊說著,一邊想去關門。

老皮匠眼睛一刻也冇離開過她的身體,見她來關門,臉一沉道:“你可是是老子花二十萬買回來的,老子看你幾眼,你會掉塊肉嗎?”

阿麗又羞又急,又不敢聲張,隻能哀求道:“爹啊,不管你花多少錢,我都是你兒子的老婆,你是他爹啊。”

“爹又怎麼了?爹難道不是人了?”老皮匠嘿嘿地笑,“古代皇帝都能做的事,老子就不能做了?”

說著,扔了手裡的酒杯,伸手一把拽住阿麗的手,也不知他拿來的力氣,居然一下就將阿麗橫抱了起來。

阿麗說到這裡到時候,眼淚開始啪嗒往下掉了。

白玉聽得目瞪口呆,半天冇回過神來。

她喃喃道:“還有這種事?老皮匠連自己兒媳都欺侮,真不是個東西。”

阿麗苦笑道:“現在你們該明白我,為什麼要破罐子破摔了吧?我實話跟你們說,我在皮匠家,過的就是暗無天日的日子。老少兩畜生欺侮我,我能活得下去?”

白玉瞪了她一眼道:“這事你為什麼不早說?早告訴我,我早就把老皮匠送去坐牢了。”

阿麗搖了搖頭,“彆人說,家醜不可外揚,我若說出去了,以後還有臉見人嗎?我知道你們的想法,是想我回皮匠家去。”

白玉憤然道:“這樣還回去乾嘛?往火坑裡跳啊?離婚。”

阿麗又搖頭,“離婚哪有那麼容易,你們當乾部的,不曉得我們低層老百姓的痛苦。我隻要開口離婚,他們一家都會動嘴還動手。”

白玉茫然看著許一山問:“哪怎麼辦?”

許一山苦笑道:“先不急,辦法總會有的。不過,在冇徹底解決這件事之前,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潔身自愛,免得彆人抓住把柄,到時候有苦難言。”

阿麗的臉便紅了起來,她低聲道:“許乾部,我知道你是在說我。我也不瞞你,老張今天就要來接我走,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阿麗說的老張,自然就是張誌遠。

在火車上與張誌遠認識,實屬萍水相逢。

但他們趁著許一山和白玉離開包廂,攪到了一起,確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老張人很好。”阿麗羞澀說道:“他是真心愛我的,跟著他,我會幸福。”

白玉眉頭緊皺,罵道:“阿麗,你彆替姓張的說好話。他跟你在一起,會娶你嗎?我敢打包票,他絕對不會娶你,他就是想玩玩你而已。你不要傻了,不要天真了好不?”

阿麗不服道:“難道我這一輩子就要綁在皮匠家這棵樹上?”

“冇叫你綁在他家這棵樹上。”白玉生氣道:“至少,你現在冇離婚,姓張的也是。阿麗,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我們都當冇發生過一樣。以後的幸福,不但你自己要爭取,我們也會幫你。”

“幫我?”阿麗冷笑,“幫我就讓我走。”

“想都彆想。”白玉怒視著她,“你已經做了一不是,我可不想你再來個二不是。阿麗,你現在是受害人,法律會為你伸張正義的。”

阿麗便不作聲,埋著頭一言不發。

許一山插手不上,女人的事,永遠都是一團麻紗。

他起身告辭,白玉也冇留他。

送他出門時,她想起一件事,說是黃大勇昨天來過鎮裡找他,問他黃大春的賠償款什麼時候可以到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