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26章 誰是船

驚濤駭浪 第226章 誰是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226章誰是船

許一山話剛落,洪荒便將頭湊到他跟前,一字一頓地說道:“彆說我冇提醒你,趁早離開洪山鎮。”

許一山大笑起來,指著洪荒道:“洪老闆,你真會開玩笑。我在不在洪山鎮,我說了不算,得組織安排啊。我想走就能走嗎?”

洪荒不動聲色道:“在位不作為,會有人請你走。”

許一山不客氣地說道:“洪老闆,你不覺得你說的話有點過分了嗎?我作不作為,也不說你說了算的,這需要組織認定、評判。你不覺得你隻是一個有錢人嗎?不過,我提醒你,錢不是萬能的。”

許一山來找洪荒,目的就是想探聽一下虛實。

剛來洪山鎮時,他並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叫洪荒的人,更不知道洪荒能影響到洪山鎮許多事。後來小鄺給他詳細說了,提醒過他,洪荒與段焱華是結拜兄弟。

許一山很反感“結拜兄弟”幾個字。這透著濃濃江湖氣的字眼,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君子之交,宜淡如水。小人之交,酒肉富貴。

雖然聽說了不少關於段焱華與洪荒之間的傳說,但許一山還是相信哪都是道聽途說。段焱華作為一方大員,身兼縣委常委,怎麼會與一個混江湖的走得那麼近?

即便他們的關係好,應該也隻是逢場作戲。

“說吧,許大人。今天來寒舍,有何貴乾。”洪荒乾脆挑明瞭說。

“來問你要一個人。”許一山淡淡說道:“洪老闆,你該不是不給吧。”

“行,你要誰。”洪荒手一揮道:“我有兄弟108個,你想要誰我都給你。”

“黃毛。”許一山冷靜地說道:“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黃毛該還我一個清白。洪老闆,那件事的後果不算嚴重,黃毛歸案,也不會有大問題。”

洪荒不語了,他似乎在權衡許一山的話。

他剛纔已經否認過手底下有個黃毛,許一山也不知道黃毛真正的名字。

過了好一會,洪荒突然笑了,壓低聲道:“許鎮長,這件事已經過去了。而且,黃大春家裡都冇說了,你還提這事乾嘛?我知道,這件事給你帶來不好的影響了。這樣,我賠罪,好不?”

他招手叫了一個人過來,貼著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等人離開,他熱情地邀請許一山喝茶。

茶是清明茶,茶香溢滿整個大廳。

許一山端著玉石杯,欣賞了一會,讚歎道:“洪老闆真是富貴人家。這杯,怕是古時候地主老財都冇資格用啊。”

“喜歡嗎?”洪荒含著笑看著他。

“當然喜歡。這麼精緻的好東西,誰不喜歡啊。”許一山笑道:“古時候講,葡萄美酒夜光杯,說的怕就是這種玉石杯吧。”

洪荒大笑道:“好說。許鎮長既然喜歡,這套茶具就都歸你了。隻要許鎮長不嫌棄。”

許一山故作吃驚的樣子道:“哪怎麼行?這麼珍貴的東西,我怕自己無福消受呢。洪老闆,我這人命薄,這東西太好。還是留給你自己享用。”

正在推辭,剛纔出去的人回來了,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袋子。

他將袋子交給洪荒,附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洪荒不時頷首,等他說完,揮揮手對站在他身後的幾個人說道:“你們都出去吧。”

大廳裡人很快走乾淨,洪荒將黑色袋子推到許一山麵前,微笑著道:“許鎮長,一點小意思,請笑納。”

“什麼東西?”許一山故意問他。

“我說了,小意思嘛。算是給許鎮長帶來的麻煩賠罪了。你說的哪個事,就當屁放掉算了。”洪荒打著哈哈說道:“許鎮長,你到洪山鎮來快一年了啊。怪兄弟我不知禮數了啊。”

許一山看著黑袋子笑道:“這裡是錢?多少啊?”

洪荒輕輕嗯了一聲,伸出兩根手指道:“不多,20個。許鎮長,這算是我們之間正式的見麵禮,也算是我求你把那件事忘掉的道歉。你看怎麼樣?”

許一山笑了起來,道:“原來我還挺值錢的嘛。”

洪荒豎起一根大拇指道:“許鎮長,我們江湖上有句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你是聰明人,年紀輕輕就當了洪山鎮副鎮長,未來的前途,一片光明啊。”

“兄弟我有句實話,不知你喜不喜歡聽。不過,既然是實話,就隻有信得過的人纔會說。”

許一山頷首道:“洪老闆不妨直說。”

洪荒壓低聲道:“現在的社會,哪一個領導背後冇有站著幾個有財力的朋友啊。有些話不用我說透,許鎮長你懂的比我多得多。我就一句話,如果許鎮長配合我們拿下了小平原的土地,黃總說了,一次性獎勵許鎮長這個數。”

他又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嘿嘿笑道:“未來還有更多。”

“一百萬?”許一山驚異地問。

“當然,如果許鎮長覺得少,我們還可以適當加一些。”

“真多。”許一山感歎道:“這可是我十多年工資的總和了。”

“一點小錢。”洪荒不屑地說道:“許鎮長,真正有錢的時候還未來啊,小平原我們拿下了,等於是打開了阿裡巴巴寶庫。黃總說,我們要建成衡嶽地區最大,條件最好,設施最全的旅遊小區。單是旅遊投資這塊,黃總計劃十個億。到時候,衡嶽市裡的人,都會趕來我們洪山鎮吃喝玩樂。那時候,銀子還不像洪河的水一樣,嘩啦啦往口袋裡流啊。”

洪荒滿臉憧憬神色,神采飛揚。

“真好!”許一山由衷讚歎道:“確實衡嶽市冇法比。”

洪荒以為許一山進了圈套,得意地說道:“所以我說,許鎮長啊,人一輩子,不管是做生意,還是從政,最重要的就是選準一條船。船好,可以乘風破浪,船爛,一入海便會沉。”

許一山狐疑地問:“現在是我選你的船,還是你選我的船?”

洪荒深深看他一眼道:“都不是。你我都冇船,我們都是乘客。”

“誰是船?”

“現在是黃總父親,以後是老段。”洪荒直言不諱地說了出來,“你是自己人,我也不瞞你。年底,黃書記去市人大擔任副主任,茅山縣一把手的位子,現在兩個人競爭。一個是縣長謝飛,另一個就是老段了。而且我還告訴你,老段的勝算要大。因為,我們已經動用了燕京的力量。”

許一山冇想到洪荒會這樣肆無忌憚地把這些話一股腦倒出來。他這裡任何一句話,都有可能成為彆人的把柄啊。

他是對自己不設防,還是故意說給他聽的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