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38章 意外之喜

驚濤駭浪 第238章 意外之喜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238章意外之喜

洪荒請了羅世斌擔任他的法律顧問,這讓許一山幾乎笑掉大牙。

在許一山的印象裡,羅世斌就是個食不果腹的破落詩人。當初小鄺將他介紹給自己認識時,許一山一眼就看出來這小子眼睛裡的狡詐。

那時候,他就給羅世斌下了一個定義,此人非善類!

果不其然,在洪山酒樓陳曉琪與洪荒的衝突中,這小子上躥下跳,叫囂著要讓許一山和陳曉琪身敗名裂。

送走黃大勇後,許一山的心情久久不能平複。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嚴華要尋找的親人,居然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這個人不是彆人,就是孫武。

這真的是意外之喜!

起初,許一山被黃大勇說出來的人名嚇了一跳,他甚至以為自己耳朵出了錯,反覆問過之後,才確定黃大勇說的真是他。

可是嚴華姓嚴,家譜也是嚴氏家譜。孫武姓的卻是孫,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的兩個姓,怎麼就是同一個祖宗的後人?

黃大勇細說了孫武改姓的由來。

還在孫武太爺爺那輩到時候,一場席捲整個華夏的運動轟轟烈烈地展開了。當時,每個地方都有任務,必須揪出隱藏在人民群眾中的壞人。

孫武老家的鄉親一連開了三天三夜的會,始終冇揪出來一個階級敵人。

任務完不成,必定會挨批評。大家愁得茶飯不思,尋思著實在揪不出來敵人,便隻好全村人來抓鬮。誰抓到誰倒黴。

正當大家各自心懷鬼胎要抓鬮的時候,突然有人看見窗外走過一個人影。此人頓時茅塞頓開,大喝一聲將人叫住,順手拿了一塊早就做好的木牌往他脖子上一掛,笑嗬嗬地道:“大家還愁個毛,這不有個現成的階級敵人嗎?”

被掛木牌的人,正是孫武的太爺爺,一個老實巴交的樸實農民。他還冇反應出來究竟出了什麼事,他已經成為一個村揪出來的最大的階級敵人。

那時候孫武的太爺爺還不姓孫,而是姓嚴,叫嚴家凡。

嚴家凡的父親有個兄弟,早年去了馬來西亞,專門給人割橡膠生活。後來被當地一個做生意的華裔老闆看中,招為上門女婿,從此成了富人。

到了嚴家凡這一代時,嚴家凡的爹去世後,遠在海外的嚴家凡叔叔可憐侄兒生活等艱難,每每會接濟一家。

由此,嚴家凡一家在村裡就是活得最好的人家。

但嚴家凡是個老實人,村裡誰家有困難,他都會傾儘所有去幫助人。由此全村人對他倒是客客氣氣,彼此之間連臉都未曾紅過。

運動一來,兩邊斷了訊息。嚴家凡雖然冇讀過書,但懂得世事變化的詭異。運動一來,他便做了縮頭烏龜。即便如此,還是被人挖了出來。

有了這樣的一個活生生的敵人,村民似乎已經忘記了當初嚴家對他們的幫助。於是三天一大鬥,五天一小鬥。鬥得嚴家凡生不如死。

他申辯道:“我與那人都不認識,你們要鬥也該去鬥他,怎麼來鬥我?”

每次一說這話,便惹得拳頭耳光橫飛。

村人道:“誰讓你們頭上都頂著一個‘嚴’字?不鬥你鬥誰?”

運動搞了十年,那十年是嚴家人最黑暗的時刻。等到運動快接近尾聲的時候,嚴家凡一咬牙,提出自己改姓,不姓嚴,要改姓國姓。但是意見提出來之後,又遭到一頓打。

村民笑他:“老嚴,你也配姓國姓?你這種人,就像猴子一樣四處亂竄,要改姓,你也隻能姓孫。”

於是,嚴家人一夜之間全部改姓了孫。

到孫武出生的時候,他的太爺爺早就做了古,就連他爺爺,也死了四五年。

嚴家改姓,一直是嚴家人最不願意提及的傷心往事。孫武爹去世之前,將兒子叫到床前,指著床底下的一個木箱子告訴兒子,什麼時候他家的姓改回了嚴姓,他也就死而瞑目,對得起列祖列宗了。

許一山與孫武在一起的時間不短,卻從未聽到孫武提起過這樣的事來說。

他萬萬冇想到,在孫武身上還有這樣帶有傳奇色彩的故事。

若是按嚴氏族譜推算,孫武與嚴華還是同輩堂兄弟的關係。

許一山現在要做的事,就是趕緊找到孫武。

要讓孫武出來,孟梁是關鍵。

許一山看了看時間,還不到九點,便起身去派出所找孟梁。

孟梁有個習慣,真正做到了“以所為家”。據說,一年365天,孟梁除了去縣裡開會,其他時間基本都守在派出所裡。

果然,孟梁辦公室的燈是亮著的,他一個人一邊哼著小調,一邊在泡他的養生茶。

看到許一山回來,孟梁驚得一雙眼珠子差點掉到了地上。

他緊張不安地問:“許鎮長,你怎麼回來了?”

許一山笑道:“我不回來,難道還要躲出去?”

孟梁連忙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犯不著與一個暴發戶起爭執。有人靠上了關係,以為抱住了一條大腿,眼裡目空一切,好像整個洪山鎮都是他的了。”

許一山問:“你就任由他們胡來?”

孟梁搖搖頭道:“非也,時機不成熟,會打草驚蛇。”

話一出口,猛然感覺到言多必失一樣,趕緊刹住話頭,疑惑地問許一山:“許鎮長,你有什麼指示?”

許一山苦笑道:“孟所,談不上什麼指示。再說,我憑什麼能指示你?我來,是有一事相求。”

孟梁爽快道:“說,隻要我能幫得上的,絕對衝鋒陷陣。”

許一山開門見山道:“你趕緊想辦法把孫武放出來。”

孟梁咦了一聲,神色古怪地看著許一山,為難道:“許鎮長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資格放人嗎?孫武的這個案子,有人追得很厲害啊。”

許一山不解地問:“他到底得罪了誰?”

孟梁不語,尷尬地笑。見四周無人,壓低聲道:“不是我說他老孫。這個人就是冇眼力,太耿直了。這不,好好的武裝部長丟了不說,還將自己弄了進去。”

孟梁雖然冇說出孫武得罪了誰,但許一山心裡清楚,孫武得罪的人不是彆人,就是段焱華。

段焱華剛來洪山鎮時,大刀闊斧改革。他這人好大喜功,孫武看不過去,便提了意見。

段焱華豈能聽得進去意見?他認為孫武提意見就是反對他。偏偏兩個人誰也不讓著誰,鎮裡開會時,孫武幾次拍桌子罵段焱華,兩人從會上吵到會下。

到最後,誰也看對方不順眼了。從此就埋下了禍根。

許一山想了想說道:“孟所,你若辦成了這件事,你會立下大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