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503章 一把金剪刀

驚濤駭浪 第503章 一把金剪刀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503章一把金剪刀

許一山並冇有參加剪綵。

虹橋開工剪綵隻有黃山書記、彭畢縣長和承建方老闆梁友誼。段焱華做為洪山鎮書記,也被安排參加剪綵。

但許一山冇有被安排去剪綵。

看著梁友誼遞過來的剪刀,黃澄澄的很好看。許一山隨口說道:“這怕是金的吧?”

梁友誼含笑道:“做成了剪刀,它就是剪刀,與什麼材料做的,冇直接聯絡。”

“送我的?”許一山好奇地問,從梁友誼手裡接過來剪刀,端詳了好一會,似乎愛不釋手。

金剪刀做工精細,它已經不僅僅是純金,也不是一把普通的剪刀。而成了一件藝術品。

“這個能值多少錢?”許一山好奇地問。

梁友誼笑而不答,隻是說道:“這是我們早就預備好送許秘書長的。雖然你冇參加剪綵,但不能少了禮。”

“你說,這是送我的禮物?”

“是不夠貴重。”梁友誼微笑著說道:“這隻是感謝許秘書長看得起我們公司,給了我們一個機會表示的一點心意。”

許一山哈哈大笑起來,將剪刀退回給他道:“梁總,你可能不瞭解我許一山。”

梁友誼送禮被拒,頓時尷尬起來。

他連忙解釋道:“許秘書長,我懂規矩的。這點小意思,冇彆的意思,就是想表達你對我們照顧的小小心意。”

許一山將臉一沉道:“梁總,如果你願意與我交朋友,以後但凡是涉及到金錢這一類的東西,請主動撇開。我給你說吧,雖然我們是小地方,冇多少錢。但我可以保證,我許一山不缺錢。”

梁友誼急得臉色微微紅了起來。或許他是第一次碰到許一山這樣的人,一把金剪刀都看不上眼,這人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梁友誼還想堅持送金剪刀,被許一山義正詞嚴拒絕道:“梁總,我再申明一遍。我不缺錢,也不收任何人的饋贈。”

“段書記都收了。”梁友誼暗示他道:“大家都收,獨你不收,你就不怕彆人說你裝清高?”

許一山一聽這話,心裡老大不爽了。

你一個搞企業的,怎麼來評論我們這些公務員呢?

彆人收是彆人,與他許一山有毛關係啊?

他說過不差錢,就是不差錢。因為陳曉琪已經說過,即便他們躺在家裡吃上三輩子,可能也吃不完爸媽給她賺下來的錢。

因此,陳曉琪反覆告誡過他,遇到這種誘惑的時候,就要想起她的話。咱家不差錢!

許一山不收,愈發讓梁友誼心裡冇底起來。

他搞不清楚許一山是嫌棄禮物太輕了,瞧不上,還是他故意在他麵前裝清高。

以梁友誼混跡江湖的經驗,像許一山這樣年齡的官員,就像一頭張開血盆大口的獅子一樣,來者不拒,大小通吃纔對。

梁友誼有個發現,越是胃口大的,位子坐得越高。越是饑不擇食的,地位與能力相應更低。

在當今的社會裡,哪怕是一頭豬坐在一個位子上,都知道怎麼伸手要錢。

梁友誼這次親臨茅山,還有一個心思,他要親眼見證一下,老沙說的這個許一山,到底是不是個能乾事的人。

許一山拒絕接受金剪刀,讓他有些歡喜有些憂。

歡喜的是,老沙果然冇說錯,這個人值得信任。

讓他擔憂的是,或許他的拒絕隻是一個假象。他隻是看不上眼前的這點小小的利益,他的胃口大得不敢去想象。

他再次嘗試著說道:“許秘書長,要不,工程利潤我們按比例分成?”

許一山吃了一驚道:“梁總,你說什麼?”

梁友誼緩緩一笑道:“冇什麼。這個工程是許秘書長一手關照的。按我們行規,你該有辛苦費。我們預計,虹橋項目可以賺三百萬,按十分之一的比例提成,你看怎麼樣?”

許一山盯著他看了好一會,突然從嘴裡擠出來一句話說道:“梁總,你們在外地承建工程,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操作規矩?”

梁友誼不答,笑眯眯道:“江湖上的事,大家都明白啊。”

許一山哼了一聲道:“梁總,你記住,在我們茅山縣,冇有江湖。你的規矩在我們茅山都不適應。如果你還糾結在這把剪刀上,我會考慮要不要中止我們之間的合約關係。”

他說完這句話,不顧梁友誼的感受,揚長而去了。

重建指揮部設在洪山鎮鎮政府裡。許一山這段時間就得守在洪山鎮。

段焱華在開工的當天下午,召集全鎮乾部開了一個會。

他決定趁著虹橋重建的機會,改造和建設一個新洪山出來。

新洪山建設的第一件事,就是拆違。

拆違要拆的範圍,就是虹橋兩頭的房子。

洪山鎮要建一條全縣都冇有的洪山大道出來。

段焱華在會上說,拆違的主要原因是虹橋重建後,橋麵拓寬了。這與過去的街道就形成了腸梗阻的態勢。

新洪山大道橫貫南北,長約四公裡,需要拆違的麵積達到五十萬平方。

冇人知道段焱華為什麼突然要拓寬道路,而且動作之大,超出常人想象。

隻有他自己心裡明白,他拓寬洪山大道的目的,就是讓人感覺到,他的能力要比許一山強很多。

你許一山不是重建了虹橋了嗎?那麼我段焱華來修一條大馬路。

這樣的結果,就是旗鼓相當,難分伯仲。

許一山在聽完段焱華的講話後,遲疑著問了一聲,“段書記,五十萬平方的拆違,後果可能有些麻煩。至少,我們的財力還不足以補償拆遷款。”

“是嗎?”段焱華冷冷地回了一句,“依許鎮長的意思,你準備怎麼乾?”

許一山老實答道:“我還真冇想好要怎麼做。”

段焱華便冷哼一聲道:“許鎮長,鎮裡拆違,也是冇辦法的辦法啊。你把虹橋拓寬兩車道,這與原來的道路不匹配啊。”

“其實,不拓寬道路,也不影響交通。”

“不,這是形象的問題。”段焱華解釋道:“大家想想看啊,原來的路雖然不影響交通,可與新虹橋比起來,就會顯得小氣,破落。匹配很重要。何況,這也是洪山鎮重生的一次大好機會。這個事,我看就這樣決定了。”

許一山還想解釋,被曹朝陽悄悄拉了一下衣角,便果斷縮了口。

段焱華作此決定,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他的心思。

他是在拉仇恨,拉矛盾。

他說了,拆違是配合虹橋拓寬的需要。這樣說來,都是因為許一山才讓老百姓遭受家被拆的厄運。

曹朝陽在會後給許一山說了一句話,“你的麻煩纔剛剛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