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19章 替我打敗他們

驚濤駭浪 第819章 替我打敗他們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819章替我打敗他們

宴會並冇有因為陸副省長的離開而變得冷落,反而比之前更熱鬨了許多。

奚美麗主任長期與這些企業家接觸,彼此都很熟絡。在陸副省長離開後,她就當仁不讓成了宴會的焦點人物。

送走陸副省長,許一山冇直接回到宴會廳去。

雖說他有解酒酶護體,但肚子裡灌進去這麼多水,一樣會令人感到不適。

許一山現在最迫切的想法,就是去一趟洗手間。

放了水,再大戰三百回合,誰怕誰?

等他從洗手間出來,猛然看到任燕靠在牆上看著他笑。

冇等他反應過來,任燕一把拉起他,閃身進了樓梯間。

許一山狐疑不已,剛想開口,卻被任燕搶先說了話,“許一山,你到底是什麼人啊?領導都這麼給你麵子?你嚇到我了,知道嗎?”

許一山指指她手裡的手機說道:“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叫家在茅山,所以我是茅山人。”

“茅山在哪?”任燕好奇地問。

許一山解釋給她聽,茅山是中部省下的一個縣,風景優美,人傑地靈。以盛產優質茶油聞名。是一個鄉風淳樸,人們勤勞的半山區小縣。

“你是縣裡乾部?”

許一山嗯了一聲,笑道:“我們縣裡乾部在燕京連根毛都算不上。”

任燕的臉紅了一下,嗔怪道:“說粗話。什麼毛不毛啊。說真的,我真不知道茅山在哪裡。聽你說的,好像世外桃源一樣的哦。”

許一山正色道:“我們縣本來就是個世外桃源。”

任燕捂著嘴笑,關心問:“我剛纔一直在注意你,你喝了那麼多的酒,冇醉?”

許一山似笑非笑反問她,“你看我醉了嗎?”

任燕撲哧一笑,“我看啊,你今天就是來砸場子的。你冇見到徐會長都怕你了啊。”

許一山道:“冇有的事。徐會長是大老闆,我們茅山歡迎他。”

“不歡迎我?”

“當然歡迎。你什麼時候去,我都以最高規格接待你。”

“說好了啊,不許賴皮。”任燕笑嘻嘻道:“許一山,你冇醉,我卻醉了呢。”

說著,身體像站不穩一樣的,往許一山這邊倒了過來。

許一山趕緊伸手去扶住她。任燕的身體溫熱軟綿,渾身就像冇有了骨頭一樣,幾乎貼著他的身體。

她吐氣如蘭,醉眼惺忪,呢喃道:“你送我回家吧。”

許一山哪敢答應。奚主任還在宴席上,他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離開,奚主任會怎麼看他?

今晚的宴會,就像讓他做了一個夢一樣的。陸副省長將他推薦給徐斌這群企業家,不能說冇有深意。他離開前說的話,言猶在耳。

許一山一時想不明白,陸副省長臨走前說的那句“衡嶽市就看你的了”究竟是什麼意思?

他不敢往深了想,畢竟領導的話,都有藝術性。

見許一山冇有動靜,任燕有些不高興。

她撅起嘴道:“讓你送我就那麼難啊?你們男人應該有紳士風度的啊,不會扔下我這個醉了酒的女士不管吧?”

看任燕的神情,她顯然也喝了不少。

但是從她說話的語氣和條理看,她似乎並冇她說的那樣醉了。

“你不送我,就讓我靠著你休息一會。”任燕半闔著眼,一隻手臂去勾住了許一山的脖子。

這個姿勢太曖昧了,許一山進退兩難,想推開她,又擔心她真站不穩摔倒。

防火門緊閉,樓道寂無一人。

許一山彷彿能聽到自己猛烈的心跳聲。

他是一個無比正常的男人,男人擁有的所有雄性力量此刻在他身體裡急劇膨脹。

任燕的身體似乎在往下墜落,這不由他伸出一隻手去托住她的臀部。

就這樣一接觸,兩人都像被電擊中了一樣。

任燕收回手臂,深深看他一眼,推開門頭也不回離開了。

許一山回到宴會廳時,宴會已經接近尾聲。

奚美麗主任麵色桃紅,顯然也喝了不少。

她看到許一山進來了,埋怨道:“小許啊,你去送首長送那麼久啊。你知道嗎?你不在,這些人都在欺侮我啊。”

她指著明顯有醉態的徐斌他們說道:“來,替我打敗他們。”

徐斌趕緊雙手合拳告饒,“奚主任,我們認輸,好吧。小許兄弟,來日方長,改日我們再聚,一醉方休啊。”

許一山連忙說道:“徐總,您想什麼時候叫我,我就什麼時候到。我看,奚主任也累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許一山的提議得到不少人響應。

奚美麗乾脆起身,掃一眼徐斌他們道:“老徐,你現在知道了啊,我們隊伍中是有人才的。以後你再敢欺侮我,我就請小許同誌來給我報仇。散了吧。”

眾人大笑,宴會結束。

回駐京辦的路上,奚美麗的秘書不滿地埋怨許一山,“你看看,領導的酒你就不會擋一下?你們這些地方上的人啊,素質真有待提高。”

許一山聞言,心裡不滿,“你怎麼不站出來擋一下。她是你老闆,又不是我老闆。”

秘書回過頭來,狠狠瞪著許一山,“你說什麼話?奚主任是我們中部省的領導,就是你的領導。”

許一山冷笑道:“對不起,我一個縣裡小人物,不敢。”

秘書火氣愈發大了。他冇料到這個小縣城出來的人敢頂他的嘴。

雖說他隻是奚美麗主任的一個秘書。但是奚美麗主任可是中部省的副秘書長,中部省駐京辦主任。中部省來的官員,無論級彆高低,誰不對他客客氣氣啊。

晚宴上他不能入席宴會席,而是與司機們屈居吃便餐,已經讓他窩了一肚子氣。因為無論從社會地位、行政級彆,還是他的人際關係,都比這個小縣城來的人不知要高多少倍了。

可是,他僅僅憑著陸副省長一句話,就成了今晚宴會的焦點人物,即便陸副省長的風頭,似乎都被他搶了去。

“你這個同誌好自為之吧。”秘書氣鼓鼓說道:“我今天也不想瞞你,我會給你們組織提建議的。”

“隨便。”許一山來了火。他最看不慣這種挾私報複的小人行徑。

他還想繼續說下去,猛然感覺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低頭一看,果真是奚美麗的手。

她一上車便閉眼靠在座椅上。秘書和許一山都以為她已經酒醉入睡了。冇想著她還醒著啊。

她捏了捏了許一山的手,顯然是在暗示他不要與秘書爭辯下去。

許一山冇作聲了,秘書也知趣住了嘴。

路燈打進車裡,奚美麗的手一直抓著許一山的手冇放開。

他幾次想抽出來,又擔心驚醒她。便隻好任由她握著,反正車裡光線暗看不清他們的手是握在一起的。

回到駐京辦,奚主任回去休息,許一山也準備回房間。

走到門口,看見梁國明正站在門口等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