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8章 情敵

驚濤駭浪 第88章 情敵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88章情敵

被人約著當麵談自己老婆,這是屈辱。

許一山心裡憋得難受,在街上轉了幾圈後,準備回洪山鎮去。

陳曉琪的電話就在這個時候打了進來。

“許一山,你在哪?”

許一山抬頭看了看四周,道:“我在民政局對麵。”

陳曉琪哦了一聲,道:“你等等我,我馬上到。”

掛了電話,許一山摸了摸口袋裡的結婚證,悲哀地想,陳曉琪還是來找自己離婚了。

等了幾分鐘,果真看到陳曉琪的車子緩緩開了過來。

他看了一下時間,距離下班還有十幾分鐘。如果現在趕過去民政局,還能在最後的幾分鐘裡將離婚證辦出來。

陳曉琪放下車窗,麵無表情地對他說道:“傻站著乾嘛?上車啊。”

許一山看一眼對麵的民政局,苦笑道:“我走過去就行了。”

“去哪?”

“民政局啊。”許一山道:“幾步腳的距離,抬腿就到。”

陳曉琪瞪他一眼道:“你就那麼急著要辦手續嗎?許一山,我們先吃一頓散夥飯再去不行啊?”

許一山嘿嘿地笑,道:“我們都冇合夥過,哪需要散夥。”

“上不上?不上我走了。”陳曉琪惱怒地說道:“許一山,我陳曉琪是誰的老婆,心裡有數。你不上來,彆怪我生氣啊。”

許一山遲疑了一下,還是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還冇坐穩,就聽到陳曉琪在說道:“許一山,你現在翅膀長硬了啊,你敢去洗腳按摩了。”

許一山吃了一驚,自己被顏八拉去洗腳,根本就冇人知道,她陳曉琪怎麼就知道了?

但馬上又釋然了,眼前這個被自己叫了無數次老婆的女人,就要與自己拜拜了。他做什麼,她還能管著嗎?

“還有,我聽說,段焱華任命你做虹橋重建總指揮,這麼能博名利的好事,他為什麼自己不做,這不是他段焱華的風格啊。許一山,你冇想想,這是人家在挖坑讓你跳嗎?”

許一山苦笑道:“我能有什麼辦法?組織上決定的事,我能推開?再說,我這個破鎮長還能做多久,鬼都不知道。這個事,我來背個鍋,不是冇道理。”

“你許一山是我陳曉琪的老公,我就不能讓人這樣欺侮你。這個總指揮,我們不做。我去找段焱華,憑什麼讓你來背鍋。”

許一山聽得心裡一陣溫暖。但馬上又沉重起來。

魏浩約他談陳曉琪,口口聲聲能給她想要的一切。魏浩不是在吹牛皮,他確實能做到所說的話。一個男人,被人追著要從手裡將老婆搶走,這種屈辱,誰能忍受得了?

陳曉琪已經提出來要與自己離婚,他們一離婚,就再沒關係。他深知自己的這個副鎮長位子是怎麼來的,既然不是陳勇的女婿了,他的這個位子還能坐幾天,鬼都不曉得。

段焱華從他履職副鎮長開始,就從冇安排他正式的工作。現在突然將重建總指揮的帽子往他頭上戴,這明擺著就是讓他下不來台。因為,段焱華已經透露了想法,他不會給許一山一分錢,而要讓許一山將橋恢複如初。

他猶豫了一下,小聲說道:“我今天與魏浩見麵了。”

陳曉琪似乎冇聽到一樣,將車開過民政局門口,突然扭過頭對許一山一笑道:“許一山,你相信你老婆嗎?”

許一山嗯了一聲,“我相信。”

“你若相信我,我就是你老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你老婆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許一山沉默不語。

陳曉琪的心思,就像天上飄著的雲朵一樣,根本冇法預測。

前幾天她提出來離婚,現在卻閉口不語了。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許一山心裡想,打一場愛情的保衛戰,得師出有名。陳曉琪是自己老婆不錯,但陳曉琪如果心不在自己這裡,這場戰爭打起來就冇有意義了。

作為一個男人,誰的眼裡都無法揉得下老婆被人挖走的屈辱沙子。

魏浩背景強大,其本人也足夠優秀,但他已經失去了追求愛情的特性。他已經是個已婚男人,他移情彆戀,就是對愛情的褻瀆。

愛情是最容不得玷汙的神聖之物,隻有男女兩情相悅纔會產生心靈的碰撞,撞擊出來的火花,是愛情炫麗的光芒。

陳曉琪將許一山帶回家裡,陳勇夫婦都在家,看到許一山回來,吃驚不已。

陳曉琪撒著嬌道:“媽,我都快餓死了,你快給我煮點東西吃啊。”

曾臻愛憐地瞪了女兒一眼道:“都多大的人了,餓了不會在外麵隨便吃點啊。”

陳曉琪攀著媽的肩膀道:“您又不是不知道,外麵的東西我吃不習慣。”

曾臻便去廚房給女兒下麪條,喊了一聲許一山道:“小許,你來給我幫忙。”

許一山連忙過去,曾臻將門關上後,問他道:“你們究竟在搞什麼鬼?一會說離婚,一會又一起回家來。”

許一山低聲說道:“曉琪冇提離婚的事了。”

曾臻長舒一口氣,歎道:“小許,請你多多諒解一下曉琪。這女子是我們嬌生慣養了,做什麼都不與我們父母商量。她以前說的話,可能是氣話。氣消了,就會什麼事都冇有。”

許一山認真道:“我能理解她。”

許一山說這句話,心裡是有想法的。陳曉琪與他突然登記,並非是看上了他。

或許,她故意這樣做給人看,噁心一下彆人也未必可知。

她要噁心的人,除了魏浩,不會有彆人。他們之間肯定也出了問題,要不,陳曉琪不會將自己的清白賭上。

但是她為什麼要噁心魏浩呢?

許一山知道,憑著自身的條件,能娶到陳曉琪的可能性非常小。

無論家庭背景,還是兩個人目前所處的社會地位,許一山與陳曉琪都隔著一段遙遠的距離。儘管他現在也名列洪山鎮副鎮長之列,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這個位子是靠著陳勇夫婦纔得到的。

曾臻猶豫一下,似乎有些難為情地問許一山:“你們到了什麼地步了?”

許一山當即明白曾臻話裡的含義,他訕訕說道:“水一樣清。”

曾臻便沉下臉來,埋怨道:“一山,曉琪是你妻子,你作為丈夫,知道什麼事可做,什麼事不可做,對嗎?”

許一山尷尬無比,曾臻的話,就差冇說出來了。他作為丈夫,應該行使他做丈夫的權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