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08章 故人重逢

驚濤駭浪 第908章 故人重逢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908章故人重逢

雲霧山村的鄉親早早等在村口,看見縣委書記領著一幫人來,鄉親們一窩蜂迎上去,以最質樸的方式問好客人。

老支書笑容滿麵,客氣邀請客人去老祠堂坐。

老祠堂已經翻修了一遍,在保持原貌的前提下,將破損的窗戶和門,都換了新的。

村裡新成立了股份合作公司,法人代表由唐勇擔任。老支書將支書位子一併傳給了他。所以,現在雲霧山村的支書不再是老支書。

新村委以唐勇為首,唐歡和馬嫂子都進了村支兩委。

周琴前段時間來過雲霧山村,村支兩委的改選,是她親自主持,全村村民集體投票產生。

縣委將雲霧山村作為試點單位,將過去鬆散的村民組織起來,以股份合作的模式往下走。目前,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在許一山提出旅遊度假區未全麵開放不接待遊客開始,雲霧山村安排村民守在山下,對所有慕名而來的遊客都采取勸返的方式。

老支書聽說客人是從燕京來的,激動不已地讓唐勇去安排晚飯。

徐斌將老支書打量了好一會,才試探著問:“老書記,你還認得我嗎?”

老支書笑了笑道:“我年紀大了,很多東西記不住。”

“你還記得二十五年前,有兩個學生來雲霧山村,當時正好下雪,兩個人差點凍死在這個祠堂裡嗎?”

徐斌的話勾起了老支書的回憶,他想了好一會才拍了大腿一掌說道:“你說的是一個男娃一個女娃來雲霧山看日出的事?哎呀,當時那個女娃又冷又餓的,還傷了一條腿。是不是?”

徐斌連忙說道:“是啊是啊,那個男娃就是我。”

老支書認真地看了看徐斌,憨厚地笑了,感歎道:“那時候你可還是個小孩子啊,冇想到現在你也老了。”

這個事說起來是那麼遙遠,卻冇人知道這件事是徐斌刻骨銘心的記憶。

當年,二十多歲的徐斌還是衡嶽工學院的一名學生。他在週末不上課的時候,邀了米粉鋪老闆的獨生女兒,一人一輛單車來到了雲霧山。

他們來的時候,恰是冬季。

那時候,茅山每年都會下雪。雪厚的時候,與一床棉絮不相上下。

在雲霧山山頂看日出,是很多朝氣蓬勃年輕人的嚮往。但是雲霧山交通不便,山高路險,又因為是原始次森林的生態,山上飛禽走獸非常多。傳說,上世紀八十年代,還有人聽到過山林裡有虎嘯。

工學院學生徐斌閒暇時間最大的愛好,就是希望將衡嶽地區的名勝古蹟都走一個遍。從大一開始,隻要有機會,便會踩著他的單車四處走。

來雲霧山那年,他已經臨近畢業。

在聽說了雲霧山的故事後,徐斌心裡就像燃燒著一盆火一樣。他將足跡踏遍雲霧山當作畢業的心願。於是,在一個冬日的下午,他約了米粉鋪的姑娘風塵仆仆來了。

他們趕到雲霧山村的時候,天已經黑透。此時下山,根本不可能。

那時候的雲霧山村民們警惕性都很高,儘管徐斌敲了四五家的門,央求在他們家裡借宿一晚,但冇一家人答應。都毫不猶豫將他們拒之門外。

無論徐斌怎麼解釋,哪怕承諾花錢,都冇一家人願意接待他們。

當時山上剛好下了一場雪,雪深處能達膝蓋。

又冷又餓的徐斌急得恨不得下跪,他太擔心隨他上山的米粉鋪老闆的獨生女兒了。

入夜的雲霧山,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寒風怒號,殘雪飄零,如果找不到一個避風的地方,他們兩個會活活凍死在山上。

這時候,徐斌看到了雲霧山的祠堂。

祠堂殘磚破瓦,四處漏風。但比起在屋外,卻是勝似天堂。

兩個人攙扶著進了祠堂,徐斌畢竟有野外生存的經驗,隨身帶了火柴。在他們點起火堆的時候,火光將祠堂神龕上供奉的一排排的靈位照了出來,當即嚇得姑娘臉色蒼白。

但凡祠堂這類地方,都是陰氣比較重的地方。徐斌表麵上強作鎮靜,其實內心也恐慌不已。

可是除了這破祠堂,他們找不到其他容身之地啊。姑娘嚇得哭了起來,緊緊偎依在徐斌身邊,眼光哪裡都不敢看。

就在兩個人孤立無援的時候,一束手電光照了過來。

隨即,老支書出現在徐斌的視線裡。

其時,老支書還不是支書,隻是村裡的民兵專乾。

他在聽說了村裡來了兩個學生模樣的人後,立即帶了人一路找來。因為他深知,如果讓兩個人在屋外呆一夜,非死即殘啊。

他在祠堂裡找到了徐斌,簡單問了一些情況後,二話冇說就將他們往家裡帶。

在老支書的家裡,徐斌和米粉鋪老闆的女兒喝了熱湯,吃了一頓粗陋的飯。老支書特意將自己的房子和床讓了出來,讓兩個學生安心地住了一夜。

第二天,大雪封山,不熟悉雲霧山道路的人根本不敢出門。

又是老支書安排人,將徐斌兩人送到山下。

當時徐斌就暗暗立下誓願,等到他有錢的時候,一定來雲霧山報答。

可是命運這東西,不會讓一個人永遠去記著某一件事。後來的徐斌,全部心思和精力都擺在人生拚搏上去了。時間一久,幾近淡忘。

直到許一山將他帶到雲霧山腳下,才猛地勾起潛伏在他心底的久遠記憶。

在徐斌的記憶裡,老支書無異於他的救命恩人。可是時間一晃過去二十幾年,如果不是機緣巧合,他可能再也不會記起在雲霧山經曆過的一幕。

頓時,他的眼眶濕潤了起來。他拉著老支書的手深情說道:“老大哥,我愧對你啊。”

許一山冇料到無意中會促成老支書與徐斌的相逢。他的心思不在緬懷過去,他想的是另外一樁事。

趁著大家都在熱烈的交談,許一山悄悄問馬嫂子,“唐老鴨他在哪?”

馬嫂子臉一紅,低聲說道:“你彆叫他外號啊。他有大名的。”

許一山嘿嘿笑道:“大名也好,小名也好。馬嫂子,你趕緊把他找來,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他。”

唐老鴨來的時候,一手提著一隻黑嘴鴨,老遠就喊,“許乾部,許乾部,你還記得我們雲霧山啊。”

唐老鴨的出現,讓熱聊的大家都停了下來。

許一山冇心思去考慮其他人的感受,從唐老鴨手裡接過去一隻鴨子便送到任燕麵前。

“這是全世界唯一的黑嘴鴨,隻有雲霧山纔有此品。我想,這鴨應該可以賣到全球去啊。”

任燕微笑道:“什麼黑嘴鴨啊?不就一隻普通的鴨子嗎?冇看出來有什麼不同啊。”

許一山轉身對徐斌說道:“徐總,我強烈要求,今晚我們就在雲霧山吃一吃黑嘴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