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v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08章 揪心的茅山政局

驚濤駭浪 第1008章 揪心的茅山政局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4 04:40:20 來源:做客

-

第1008章揪心的茅山政局

陳曉琪接下來說出來的話,讓許一山差點從床上蹦了起來。

前段時間,茅山縣召開了一次乾部會議,全縣正科級以上在職乾部都列席參加了。陳曉琪是縣團委副書記,級彆剛好是正科,因此也被安排參會。

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是討論下階段茅山發展的主要方向。

周琴書記在會上作了主題性發言。她將茅山未來發展計劃為工農業並舉,商貿物流為輔的發展道路。舉全縣之力,打造一個規模宏大的工業園區。

目前,進駐新工業園區的有兩家大型外資企業,分彆為孫武的油脂基地和杜鵑家的汽車零配件工廠。

這兩家企業的投資已經超過百億,占全縣GDP的十分之一。

未來,縣裡將在鄉鎮企業,個人投資企業方麵發力,力求全縣打工不出縣,做到在家門口就能賺大錢。努力構建茅山特色旅遊區,利用獨特的地理環境,積極引進和培育養殖業。

陳曉琪說完後,似笑非笑道:“說實話啊,我聽周書記的報告,總覺得似曾相識。當時一想,這不都是你原來給我說過的嗎。”

許一山嗯了一聲,“這確實都是我的計劃。”

“她怎麼不打招呼就將你的計劃據為己有了?”

“是我主動給她說的。”許一山笑了笑道:“她是書記,她纔可以推動這些是向前發展。計劃在我手裡,一錢不值啊。”

“你呀,就是喜歡給人做嫁衣裳。”陳曉琪白他一眼,“周琴把這些事都做好了,她的政績可就光輝燦爛了。可是與你有一毛錢關係嗎?”

許一山正色道:“老婆,看問題不能這樣看。我們主要是看老百姓能不能得利。隻要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我個人無所謂啊。”

“可是有些人就不會像你這樣想。”陳曉琪嘴一撇道:“你知道嗎?彭畢在那次大會上公開與周琴發生了矛盾,周琴淚灑主席台呢。”

許一山心裡一驚,趕緊問道:“究竟出了什麼情況?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你一個掛職的副書記,誰在乎你啊。”陳曉琪不以為然說道。

“具體怎麼了?”許一山小心翼翼地問。

原來,會議當天,在周琴作完報告以後,馬上就有人發難了。

人社局局長封由檢在會上公開質問,人社局作為政府的下屬機構,他們究竟該聽誰的?

這句話就如一枚炸彈,瞬間將會議氣氛推向一個無比尷尬的局麵。

周琴顯然冇料到封由檢會在這個時候提出來這麼一個問題。按理說,全縣的所有工作都歸縣委管。但是,封由檢提出一個意識形態和政府事務的關係。他公開表示,作為縣委書記的周琴,應該將精力放在全縣的意識形態方麵,而不是將精力擺在經濟發展上麵。

如果因為發展經濟而忽略了意識形態的管控,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縣長助理黃曉峰緊接著封由檢的發言,指責縣委周琴書記喧賓奪主,將政府彭縣長的權力奪了過去,這樣很不利於團結。

一個好端端的會,被他們兩個攪得雞飛狗跳。很多人認為,周琴確實越權了,她不該把本該屬於彭縣長的事都抓過去,讓政府成了一個空架子。

會議的風向一變,很快形成一邊倒的局麵。

“女人終歸是女人。”陳曉琪歎口氣道:“當時啊,我就看到周琴眼眶裡含著淚水,樣子是真的可憐。”

許一山心裡窩著一股火,冇好氣地說道:“她哭什麼?”

陳曉琪道:“她能怎麼辦啊?你是冇看到當時的情景,她就是一個孤家寡人,冇有一個人替她說話。”

許一山提醒她道:“她難道忘記了自己是堂堂的縣委書記?”

“書記又怎麼樣啊,寡不敵眾嘛。”陳曉琪搖搖頭道:“她一個女人家,本來就不該來茅山當一把手。她都不知道茅山有多複雜。說句不好聽的話,你許一山要是冇我爸給你壓陣,你早就被一些人五馬分屍了。”

“有那麼恐怖嗎?”許一山冷笑著說道:“封由檢黃曉峰應該冇那麼大膽子,敢這樣發難。”

“你說得對。”陳曉琪笑道:“誰不知道背後是彭畢在背後支援啊。這也不怪他,這個周琴,有點忘乎所以了。比如這次與企業簽約,她就不該站前台嘛。彆人說,她把屬於彭畢的風光都搶走了,能怨彭畢不反擊她嗎。”

“彭畢這個人挺厲害的。”陳曉琪由衷讚道:“他來茅山纔多久啊,現在茅山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了。”

許一山哦了一聲,不由替周琴擔憂起來。

其實,在這之前,他就擔憂周琴與彭畢之間必定會發生矛盾。

彭畢履職茅山,是帶著萬丈豪情來的。由於當時茅山還在黃山書記手裡,彭畢縱有飛天的本事,在黃山麵前隻能乖乖俯首帖耳。

黃山轉調長寧縣,彭畢以為自己的春天來了,冇想到上麵給他安排一個周琴下來。關鍵周琴還是個女的,這讓彭畢這口氣怎麼能咽得下去?

矛盾在周琴履職茅山時就埋下了,隻是一直在等著一個爆炸的機會。

“上麵怎麼說?”許一山將希望寄托在衡嶽市身上。畢竟,下麵縣裡出現這種公開的矛盾,上麵的領導要及時化解和調和。

“我怎麼知道上麵是什麼態度啊。”陳曉琪抱怨道:“我與上麵的人又不熟。再說,這麼敏感的問題,誰去打聽啊。”

許一山點點頭,沉吟一會道:“看來,我得結束這邊的學習,回茅山去。”

“你?”陳曉琪吃了一驚道:“許一山,你發什麼瘋啊?先不說你這是飛蛾撲火,省裡會讓你結束學習回去?”

許一山逗著她笑道:“老婆,這不正和你意嗎?我回去了,你就不用想東想西了啊。”

“不,我寧願你在這裡安心讀書。我可不願你摻進去那個是非之所。還有,你現在回去,是想英雄救美,給周琴出氣,還是想怎麼做?”

許一山苦笑道:“老婆,按你的說法,茅山現在已經是亂成一鍋粥了。黨政不合,下麵的乾部就會無所適從啊。他們都不知道該聽誰的,這樣就會造成工作陷入被動局麵。”

“你以為你是救世主啊。”陳曉琪不屑說道:“許一山,你聽我的,安安心心讀你的書,等書讀完了,遠走高飛去其他任何一個地方,都比留在茅山強萬倍。”

許一山道:“你怎麼對茅山那麼冇信心啊?”

陳曉琪搖搖頭道:“不是我冇信心,而是我見得多了。這麼說吧,茅山就像一個已經病入膏盲的人,無藥可救了。”

“既然無藥可救,就該動外科手術。”許一山笑了笑道:“老婆,我們夫妻在一起,怎麼討論這些事啊?我們該聊的,應該隻有風花雪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